金丝雀死了吧

all游马/暗表/狛日/pm银金,认定基本不吃逆,fo注意

Hobby

#2016八月GOLD生贺
#银金交往前提
#意识流
#开心的私设有
#ooc
#痴汉银的阿金观察记


长尾太郎懒洋洋的趴在坐在桌前的少年的左手边,半咪着的大眼睛没精打采的看着它视线方向正在发呆的某个所谓的红发“帮手”。
相比它一手抱着一颗蛋壳绚丽的精灵蛋,一手又握着笔在置满桌面的委托信上不断重复差不多话语的主人,正呆坐着休息走神的另一人实在是太过悠闲了。
它鄙视一般发出了一声不响的鼻音,干脆挪动身子将尾巴搭上主人的左肩,扭过头,再蜷起身体,闭上眼享受温暖入窗的阳光。
银默默的注视着又在不自觉啃咬着圆珠笔笔帽的金。
近日来孵蛋屋的委托增量过多导致了那个精力充沛的金难得的露出疲惫的样子,更是不得不请求了远在另一个镇子的银前来帮忙,然而实际上他什么都没得做,仅仅就是挂了个“帮手”的闲人而已。
当时在他收到哭笑不得的“求救”赶来时,便看到坐在桌前烦躁的抓着头发的少年。
“银那家伙,只会把小一点的训练家给吓哭并且摆一副臭脸给大家看!本大爷到底为什么要叫他来啊——”
那个时候,他明显看到对方自言自语之时脸上一闪而过的嫌弃,又或是嘲讽的模样,一股莫名的火气在那一瞬冲上心头,下一秒却又莫名的自行消了下去。
“为什么本大爷就只想叫他来帮忙,不明白啊……!!”
白痴。
微微翘起的嘴角被握拳抬起的右手恰好遮挡,掩饰了自己心情愉悦的少年坏心眼的发出几声咳嗽强调自身的存在感,果不其然,神经大条侧对着他的少年直坐着的身体猛地颤栗了一下,接着耳边传来的就是他熟悉的大声表达不满的元气声音。

“混蛋银!!你这家伙吓我一大跳!!为什么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啊!”
“是你自己没有听见我的脚步声,而且,进来的时候我敲了门三声。”
后面的当然是谎话,不过就算他真的去做了,估计沉浸在自己世界的金也不会察觉到一丝一毫就是了。
自知无法反驳的金咬牙切齿的将注意力转回面前桌上的诸多委托信上,压低的声音里能够听出来的代着些许不甘和怒气,理所当然的指示他请来的“帮手”将即将破壳而出的带着标签的精灵蛋搬来,从而彻底的无视了某个人的存在,自顾自的做起自己的事情。
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这一诡异的气氛。
即使清晨便被生物钟唤醒,银并没有因为睡眠不足而感到不适,因为这是属于他的习惯,但是具他所熟知的,他所呆呆注视的对象并不是习惯早起的类型,感受到渐渐有了灼人之势的阳光,他看了看挂在墙上制作滑稽的胖丁造型的时钟,便再一次悄悄起身。
身后响起胖丁的叫声,但他明白这是正午到来的信号,于是自然的轻车熟路找到金平日里常用来为蛋保暖的毯子,他再一次回到了对方工作的房间。
只不过,这一次看见的是少年伸了个懒腰揉着自己眼睛的样子。
即使常常因为各种各样的事件相隔数远,对方的习惯,或者是嗜好他都不经意的牢记在了脑海里。
毕竟已经是在恋爱的马拉松上跑过不短时间的恋人。
即使生物钟极其不稳定,困了便睡,饿了便大快朵颐这般孩子一般的直率。
但他并不讨厌他的恋人这副直肠子的样子。
有时他还想感谢一直擅长打直球的他。
银放稳脚步,让自己接近的讯息传达给已然昏昏欲睡的金,扫开还勉强安置在他肩膀上的长尾巴,将毯子披上对方的肩膀。
“要睡?”
接住隐隐东倒西歪的恋人,明知故问的开口。
“嗯,困死本大爷了……”
将圆珠笔随意甩回桌上,金盘起腿将精灵蛋放进自己腰上的围兜口袋中,双手随意的圈在腰间,呈现放松的姿态靠在银的身上。
“不饿吗。”
看着完全信任的放松依靠自己的少年,银轻笑着开口,再一次问出早已知晓答案的问题。
“嗯。”

直接自暴自弃的闭上眼睛的少年软软的回以一声低低的鼻音,发出自己身体进入休眠的信号。
银的嘴角终于毫无掩饰的勾起好看的弧度,他伸出手扶住自己累坏的恋人,然后低下头。
一声轻响,半晌,他如偷腥成功的猫一般抬起头,艳红的舌舐过嘴角。
怀里的人纵使还未沉眠,也不会似清醒时有力的反抗或埋怨自己。
身为拥有出色观察力的训练家,银从来都不会放过收集恋人那些他人不在意、甚至连金本人都毫无察觉的习惯。
或许是战斗中不好的习惯,又或许是不良的嗜好,银承认自己喜欢观察对方的感觉,更喜欢发掘到金不同,相似于自己的种种习惯。
金在使用台球杆时,总是右手置于台球杆前端,左手在后握在杆尾的二分之一处,练习的时候会慢慢的发力,而在战斗中,这些动作都会无比的迅速。
金不论喝下什么东西,都会习惯用左手拿着,享用之后也总是会用右手舐去唇边的水渍。
金习惯双手同时插进衣兜,做记录时总习惯不自觉的咬笔帽。
银知道。
至于为什么金只想让他做为他的帮手。
银也知道。
尽管本人再怎么不同意他的说法。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对于自己的信任和依赖,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
所以,他才会习惯于——安心于他怀中入睡。
咔吧。
一声奇异的破碎声在安静的房间中响起。
金睁开眼,下意识用迷茫的双眼朝着声源处、怀中已然孵化完成的,成功破壳的精灵蛋中的精灵看去。
通体金黄的小精灵耳朵上有着淡淡的黑色,脸颊上的红色还不是那么的明显。
他露出了欣慰又爽朗的笑容,开口道。
“皮丘,欢迎来到这个世界。”
两道声音默契的重合,没有惊讶的少年微微直起身子抱起怯生生的小精灵,再度倒回自家恋人的怀里。
“破壳日快乐。”
“丘~”

Fin.

评论(4)
热度(23)

© 金丝雀死了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