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丝雀死了吧

all游马/暗表/狛日/pm银金,认定基本不吃逆,fo注意

【银金】失眠



#银金向

#虽然这样说但是根本就没有正式出场的阿银

#刚好失眠结果就撸出了这种东西

#文笔渣请小心食用


空旷的房间,漆黑的夜幕,耳边回响着风扇吱吱呀呀转动的声音,长尾太郎蜷缩着身体,惬意的躺在他肚子上熟睡着,尾巴放松的垂在他的颈边,浅浅的随着呼吸颤动扫的他缩了缩脖子。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将长尾太郎小心的移至抱枕上,金翻了个身,决定不再尝试着用老套的数小精灵来使自己疲劳起来。


说实在的,金还是第一次尝到失眠的味道。


想想过去,战斗过后,就算浑身伤痛,也是沾床就睡,而日常里,不管有多轻松,只要一躺下,就会克制不住的和睡神打个招呼。


而今天,他却十分反常的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并不是第一次直接留宿在孵蛋屋,要按他的话来说相比起家里他还更愿意留在这里,美名其曰能更好的照顾精灵和孵化蛋们,可其实就是想尝尝单独一人在大房子里的奢侈感觉。


现在,新鲜感早已过去,早就习以为常就不该出现这种情况啊,而且就算是第一次那天晚上也只是兴奋了几分钟就呼呼大睡了。


更何况,今天的工作也不是比其他时候少,甚至可以说更多,直到现在,他还能感觉肩膀和腿部肌肉的隐隐酸痛。


所以啊,按这种情况来看,自己早就应该疲惫到不行一倒就睡了吧!!


可是到底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是一点想睡的感觉也没有啊!!


金内心表示已经要抓狂了。


但他又不得已努力的平息下这种躁动,因为他隐隐约约觉得,如果放任自己发泄不满,那么他可能直到天亮也不可能睡着。


时钟滴滴答答已然转过好几圈。


金暗暗叹了口气,起身决定找找有没有类似安眠药之类的定神药物。


借着窗外透进的微弱月光,他努力翻找着杂乱抽屉中的人类药物。


而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罐盖子鲜艳的白色药瓶。


脑内搜索了一下,确定自己并不记得有将这样的药瓶放入抽屉。


那么会是谁?


一股寒意窜上背脊,金咽了咽口水。


哈,别自己吓自己!


举高了瓶子,金靠着月光睁大眼睛分辨着瓶上的字体。


【精神亢奋抑制剂】


熟悉的笔迹。


是那个人写的。


将瓶子朝下,瓶底果然写着一个秀气的银字。


桌上还放着半杯水,金倒出两片药片,一股脑混着水爽快的吞下。


啊啊真是,莫名的安心下来了。


再度倒回床上,不知是药物作用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他模模糊糊的感到睡神在向他招手。


意识远去。


那夜,他意外的睡了一场比任何时候都好的觉。


END


如果把【精神亢奋抑制剂】换成其他的东西,说不定气氛马上就不一样了ww


【OMEGA发情抑制剂】


熟悉的笔迹。


是那个人写的。


……金沉默的拿着药瓶。


突然产生了一股深深的怜悯感。


原来,银那个混蛋也是OMEGA啊……







评论(10)
热度(20)

© 金丝雀死了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