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丝雀死了吧

all游马/暗表/狛日/pm银金,认定基本不吃逆,fo注意

我不是针对任何人

宵闵绗:

笑飞了
鹅是个人才


空明。:



金聪嘉哭格娇媚
安氓雷羞卡软妹
凯腐帕傻佩聪慧
艾稳埃蠢鬼狐推


【艾萨】安眠

一个大概没有后续的段子,祝大家都能睡好……。

萨博不是第一次失眠了。

听上去很奇怪,一个仅仅十岁的孩子竟然会在夜晚无法入眠,让人忍俊不禁。
但萨博并不是天生精力过于旺盛的小孩儿。

每每此时,他都无数次强迫、并告诫着自己第二日白天有多么多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又或是机械的闭着眼睛,一遍又一遍细数着滑稽跳过栅栏——那些绵羊们的样子。
然而效果不大。

清晨顶着巨大黑眼圈努力撑起沉重眼皮的他发出了与年龄不符的深长叹息。

为什么就是不能睡着呢……

今夜,依然睡不着的小小少年闭着眼翻来覆去,思考着困扰他多时的烦恼问题。

不久,他睁开了眼。

月光和街道边的路灯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将突然出现的陌生...

【罪与罚(萨博篇)】

半夜摸鱼,大概是个作死新坑。

#现架,私设
#ASL中心,微艾萨
#意识流+ooc
#人物死亡
#夹心糖

萨博蹲了下来。

他的视线与木头地板上大大小小的纸盒,纸箱平行,盯着它们为难的挠了挠头发。

本就头脑发胀,想要双手空手搬进新家的想法油然而生,然而再如何美好,那也终究是想法罢了。

没办法,即使家具已经全然搬空,但在打扫大婶到来之前的一天时间内,剩下需要整理的杂物数量还是过于多了。

粗略伸出戴着腕表的手点了点数量,不到一分钟他便认命的放下手来,垮着一张脸怨念十足地选择了就近的一个大纸箱开始查看。

意外的,不是属于他的东西。

或许应该这样说,这个箱子中,装着的不全是他一个人的东西。

剥...

Hobby

#2016八月GOLD生贺
#银金交往前提
#意识流
#开心的私设有
#ooc
#痴汉银的阿金观察记

长尾太郎懒洋洋的趴在坐在桌前的少年的左手边,半咪着的大眼睛没精打采的看着它视线方向正在发呆的某个所谓的红发“帮手”。
相比它一手抱着一颗蛋壳绚丽的精灵蛋,一手又握着笔在置满桌面的委托信上不断重复差不多话语的主人,正呆坐着休息走神的另一人实在是太过悠闲了。
它鄙视一般发出了一声不响的鼻音,干脆挪动身子将尾巴搭上主人的左肩,扭过头,再蜷起身体,闭上眼享受温暖入窗的阳光。
银默默的注视着又在不自觉啃咬着圆珠笔笔帽的金。
近日来孵蛋屋的委托增量过多导致了那个精力充沛的金难得的露出疲惫的样子,更是不得不请求了远在另一个...

【银金】失眠



#银金向

#虽然这样说但是根本就没有正式出场的阿银

#刚好失眠结果就撸出了这种东西

#文笔渣请小心食用


空旷的房间,漆黑的夜幕,耳边回响着风扇吱吱呀呀转动的声音,长尾太郎蜷缩着身体,惬意的躺在他肚子上熟睡着,尾巴放松的垂在他的颈边,浅浅的随着呼吸颤动扫的他缩了缩脖子。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将长尾太郎小心的移至抱枕上,金翻了个身,决定不再尝试着用老套的数小精灵来使自己疲劳起来。


说实在的,金还是第一次尝到失眠的味道。


想想过去,战斗过后,就算浑身伤痛,也是沾床就睡,而日常里,不管有多轻松,只要一躺下,就会克制不住的和睡神打个招呼。


而今天,他却十分反常的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 金丝雀死了吧 | Powered by LOFTER